当前位置:
首页 > 影评 > 许鞍华的恐怖片真的不能用恐怖指数来衡量

许鞍华的恐怖片真的不能用恐怖指数来衡量

许鞍华的恐怖片真的不能用恐怖指数来衡量

亲爱的们,我们来谈谈这个故事好了
--首先我们把电影看作是两个故事的结合体。第一个是P(Peter)的爸爸和无头鬼的纠葛。第二个是P和June还有小琴的爱情。
--关于第一个故事,虽然是P的爸爸推他出去的,但我们知道他生前是做高利贷的,而他之所以别被人推到电车轨上是因为,钱。
--这个故事中还有个非常可怜的女人,她失去了女儿小琴和儿子小松,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是个不怎么善待他人的散播邻里谣言的缺少口德的人。许鞍华导演还是希望可以通过恐怖片来教育我们什么,也想P的爸爸的话:“旺財,我常常說做人要行得正站得直。有錯要承認,被打要站好。”

许鞍华的恐怖片真的不能用恐怖指数来衡量

--许鞍华导演依然用许多她所擅长的亲人间相处的小细节来打动我们,父亲临终前给儿子送来巧克力,弟弟帮哥哥收拾东西像儿时一样打碎瓶子又像儿时一样被玻璃扎破手,涂上而是用的红药水还不忘和哥哥开个玩笑。
--从P他们长洲回来,小琴也因为P的一个吻一起回来了。我们注意到June总是一脸大浓妆躲躲闪闪的目光(因为她可以看到鬼),总会发脾气相比起来小琴这只割腕鬼反而有种温柔的气质,素面朝天,目光灵动。和P一起放风筝的是小琴,送给戒指的是小琴,愉快相处的是小琴,P误解又谅解的是小琴,当被无头鬼附身,P的发问是“你是谁?你不是小琴。”片尾歌声响起,June的浓妆突然不见了,和墓碑上小琴清丽的面目有几分神似,画面切换到长洲的海边:女人的背影,苍凉旷久的海,女人被风吹的咸涩的头发,飘忽的凡士林蓝的叶形纹窗帘。影片最后一个镜头:浓妆的June,忧郁的小琴,举着手上的戒指,问他,你想我吗? P会想念的是June还是小琴呢?

疯子

打酱油管理员! 该资源转发人,如本资源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站长删除! 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

许鞍华的恐怖片真的不能用恐怖指数来衡量:等您坐沙发呢!

发表影评或反馈

还能输入210个字